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中外交流走出国门
走出国门
穿越历史 揭开古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陕西省考古专家走出国门开展联合考古
发布时间:2017-11-24    文章出处: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作者:张杨    点击率:
  丝绸之路由长安起始,绵延向西。当历史尘埃散尽,在这条古老蜿蜒的路上留下非常丰富的历史遗存,这些古镇、遗址,不仅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宝贵遗珍,也为学术界更好地研究丝绸之路提供最无误的研究材料。今年以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考古专家们走出国门,开展与中亚的联合考古计划,揭开古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这项活动既拓展了陕西考古的世界视野,也为丝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交往带来更多机遇。


陕西考古专家走出国门探秘古丝绸之路。 (图片由被采访单位提供)
 

  探秘哈萨克斯坦拉哈特遗址

  2017年5月中旬,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一行五人,赴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地区,与伊塞克国家历史文化博物馆合作,对该博物馆保护区域内的拉哈特遗址及附近相关遗址,开展为期近两个月的考古调查工作。丁岩就是其中之一,这两个月的考古调查工作,成为他弥足珍贵的工作经历和记忆。

  “拉哈特遗址处于当地称为阿拉套山的天山北麓台地边缘,属于阿拉木图市区以东50千米的伊塞克镇区域,居于丝绸之路的草原线路上,是哈萨克斯坦重要的文化遗址之一。阿拉木图市曾经是哈萨克斯坦的首都,近同西安市在中国历史文化上的地位。”丁岩告诉记者,“本次中哈合作考古调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确认拉哈特遗址是否是一座古城遗址,并且尽可能地了解它的时代。”

  他告诉记者,此次考古调查过程顺利,收获也达到了预期目标。中方考古队员与伊塞克国家历史博物馆参加人员合作愉快,加深了双方的友谊,也增进了与当地人民群众的相互了解。经过与哈方人员的合作与交流,积累了沟通和解决问题的经验,对于今后在哈萨克斯坦等区域继续顺利开展工作、进一步探讨哈萨克地区古代游牧文化以及现代哈萨克民族的认识等,均有着促进意义。

  哈国小狗帮忙看护考古工地

  在丁岩回国后写成的考古散记中,记录了不少考古调查时发生的趣事,其中之一就是当地哈萨克族小伙子用自己家的狗,为考古队免费看护场地。

  丁岩告诉记者,在拉哈特遗址的考古试掘工作开展后,尽管安排人员晚上值班看护工地,但是由于看护居住的帐篷距离发掘探沟较远,加之没有考虑到草原的特别情况,有羊群就在当天傍晚或者第二天清晨路过发掘区域,致使前一天清理干净的发掘面,留下无数个羊蹄印,让大家很无奈。而给探沟周围栽木桩,网上绳子,尝试隔离、阻挡住羊群,也收效甚微。

  面对这无奈的场景,丁岩和同事就让翻译同事问询当地的一位在工地做工的牧民奥玛斯:“如何能让羊群不靠近探方?”奥玛斯是位哈萨克小伙子,是这里工人的核心,工作负责,很有经验,他出主意说,在附近高处拴只狗,羊群就不敢来了。下午下班时,奥玛斯就拴了自己家的狗。还真的很管用,第四天,羊群果然没再来,探沟区域一如前一天下班时的干净整洁。考古队上上下下都很高兴。奥玛斯看到大家如此高兴,就说,这只狗就给考古队看工地。

  稍后,考古队队员们询问,这只狗看一晚工地多少钱?奥玛斯很爽快地说,不要钱!让他家的狗免费看护工地。大家都被这位普通的哈萨克小伙子的热情、慷慨所感动。奥玛斯说,他很喜欢考古工作,也愿意给考古队帮忙。还说,他们家爷爷辈时,就住在拉哈特村,对他来说,那就是很久远的故事了,他不知道拉哈特还会有比这更久远的历史,而且还是这么有趣。

  碎叶城中找寻李白的足迹

  今年10月8日至22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又派出专家考察团,对吉尔吉斯共和国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学术访问与交流。这是继哈萨克斯坦之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中亚开展合作考古项目的第二个国家,也是考察团成员之一的田有前副研究员第一次来到吉尔吉斯斯坦。

  谈起这次出访经历,田有前告诉记者,吉尔吉斯斯坦从今年9月1日开通的电子签证为考古队的最终成功出行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在2015年时,我们的一位同仁赴吉尔吉斯斯坦交流,为办签证先后跑去北京、新疆,很费周章,这一次,从递交材料到签证下发,也就仅仅3天时间。相信今后也会为更多国人去吉尔吉斯斯坦带来便利。”

  在吉期间,考察团一行首先对吉尔吉斯楚河流域的近10座古代城址进行了考察,特别是对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的三座古城阿克·贝希姆遗址(碎叶城)、布拉纳遗址(巴拉沙衮城)、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新城)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调查。对这些古城内出土的保存于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斯拉夫大学博物馆、各古城陈列馆等处的遗物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与资料收集。

  能够亲自来到李白诞生地碎叶城,让田有前感触良多。他告诉记者,碎叶城又称素叶城、素叶水城,始建于公元5世纪,公元13世纪毁于蒙古西征。中国唐朝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年),在西域设此重镇,是中国历代以来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边陲城市。它与龟兹、疏勒、于阗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而今的碎叶城,经过1000多年风吹沙打、雨水冲刷,已风化瓦解成为深藏在野草之中一座巨大的土堆。“碎叶城仿长安城而建”,在古城已经风化的遗迹上,依稀还能大概看出正方形的城区。吉方考古人员表示,世界遗产申请下来后,将按照国际文化保护方面的要求,制定管理计划和办法,进行防控和修复。

  中亚合作穿越历史

  借这次学术访问交流的机会,经过协商,最后选定了科拉斯纳亚·瑞希卡古城的第三佛寺遗址作为双方合作的起点。在此前提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吉尔吉斯共和国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签署了合作协议,将从明年开始,联合对楚河流域的古代城址开展调查,并对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进行相应的考古勘探、发掘和研究。

  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是吉尔吉斯楚河流域最大的中世纪遗址,其中心部分保存较好。它是吉尔吉斯在丝绸之路上最大的考古遗迹之一,被认为是阿拉伯——波斯和中国文献上提到的中世纪城市新城。该遗址的宗教和民间建筑融合了突厥、印度、粟特和中国的文化特色,展现了祆教、景教、佛教的传播,是见证丝绸之路发展轨迹的重要遗存。残存的遗迹包括城墙、戍堡等建筑遗存,曾断续进行过多次发掘。

  田有前告诉记者,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目前考古的人员、经费等都比较薄弱,通过与吉方考古等各方面人员的接触可以感受到,他们非常有意愿和中国合作,希望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寻求和中国之间在贸易来往、文化交流等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合作交流。

  “明年,我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科拉斯纳亚·瑞希卡古城的考古发掘工作将正式开始,同时,围绕合作项目,双方也将开展信息资料的交流以及专业人员的往来互动。在发掘过程中,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也将对吉方参与工作的人员及学生进行必要的技术培训。相信这些考古项目的开展,将对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丝绸之路考古方面的研究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将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揭开,让更多人穿越历史,一睹丝路当年的真容。”(原文刊于《西安日报》2017年11月24日10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走出国门

穿越历史 揭开古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陕西省考古专家走出国门开展联合考古

发布时间: 2017-11-24

  丝绸之路由长安起始,绵延向西。当历史尘埃散尽,在这条古老蜿蜒的路上留下非常丰富的历史遗存,这些古镇、遗址,不仅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宝贵遗珍,也为学术界更好地研究丝绸之路提供最无误的研究材料。今年以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考古专家们走出国门,开展与中亚的联合考古计划,揭开古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这项活动既拓展了陕西考古的世界视野,也为丝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交往带来更多机遇。


陕西考古专家走出国门探秘古丝绸之路。 (图片由被采访单位提供)
 

  探秘哈萨克斯坦拉哈特遗址

  2017年5月中旬,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一行五人,赴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地区,与伊塞克国家历史文化博物馆合作,对该博物馆保护区域内的拉哈特遗址及附近相关遗址,开展为期近两个月的考古调查工作。丁岩就是其中之一,这两个月的考古调查工作,成为他弥足珍贵的工作经历和记忆。

  “拉哈特遗址处于当地称为阿拉套山的天山北麓台地边缘,属于阿拉木图市区以东50千米的伊塞克镇区域,居于丝绸之路的草原线路上,是哈萨克斯坦重要的文化遗址之一。阿拉木图市曾经是哈萨克斯坦的首都,近同西安市在中国历史文化上的地位。”丁岩告诉记者,“本次中哈合作考古调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确认拉哈特遗址是否是一座古城遗址,并且尽可能地了解它的时代。”

  他告诉记者,此次考古调查过程顺利,收获也达到了预期目标。中方考古队员与伊塞克国家历史博物馆参加人员合作愉快,加深了双方的友谊,也增进了与当地人民群众的相互了解。经过与哈方人员的合作与交流,积累了沟通和解决问题的经验,对于今后在哈萨克斯坦等区域继续顺利开展工作、进一步探讨哈萨克地区古代游牧文化以及现代哈萨克民族的认识等,均有着促进意义。

  哈国小狗帮忙看护考古工地

  在丁岩回国后写成的考古散记中,记录了不少考古调查时发生的趣事,其中之一就是当地哈萨克族小伙子用自己家的狗,为考古队免费看护场地。

  丁岩告诉记者,在拉哈特遗址的考古试掘工作开展后,尽管安排人员晚上值班看护工地,但是由于看护居住的帐篷距离发掘探沟较远,加之没有考虑到草原的特别情况,有羊群就在当天傍晚或者第二天清晨路过发掘区域,致使前一天清理干净的发掘面,留下无数个羊蹄印,让大家很无奈。而给探沟周围栽木桩,网上绳子,尝试隔离、阻挡住羊群,也收效甚微。

  面对这无奈的场景,丁岩和同事就让翻译同事问询当地的一位在工地做工的牧民奥玛斯:“如何能让羊群不靠近探方?”奥玛斯是位哈萨克小伙子,是这里工人的核心,工作负责,很有经验,他出主意说,在附近高处拴只狗,羊群就不敢来了。下午下班时,奥玛斯就拴了自己家的狗。还真的很管用,第四天,羊群果然没再来,探沟区域一如前一天下班时的干净整洁。考古队上上下下都很高兴。奥玛斯看到大家如此高兴,就说,这只狗就给考古队看工地。

  稍后,考古队队员们询问,这只狗看一晚工地多少钱?奥玛斯很爽快地说,不要钱!让他家的狗免费看护工地。大家都被这位普通的哈萨克小伙子的热情、慷慨所感动。奥玛斯说,他很喜欢考古工作,也愿意给考古队帮忙。还说,他们家爷爷辈时,就住在拉哈特村,对他来说,那就是很久远的故事了,他不知道拉哈特还会有比这更久远的历史,而且还是这么有趣。

  碎叶城中找寻李白的足迹

  今年10月8日至22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又派出专家考察团,对吉尔吉斯共和国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学术访问与交流。这是继哈萨克斯坦之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中亚开展合作考古项目的第二个国家,也是考察团成员之一的田有前副研究员第一次来到吉尔吉斯斯坦。

  谈起这次出访经历,田有前告诉记者,吉尔吉斯斯坦从今年9月1日开通的电子签证为考古队的最终成功出行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在2015年时,我们的一位同仁赴吉尔吉斯斯坦交流,为办签证先后跑去北京、新疆,很费周章,这一次,从递交材料到签证下发,也就仅仅3天时间。相信今后也会为更多国人去吉尔吉斯斯坦带来便利。”

  在吉期间,考察团一行首先对吉尔吉斯楚河流域的近10座古代城址进行了考察,特别是对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的三座古城阿克·贝希姆遗址(碎叶城)、布拉纳遗址(巴拉沙衮城)、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新城)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调查。对这些古城内出土的保存于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斯拉夫大学博物馆、各古城陈列馆等处的遗物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与资料收集。

  能够亲自来到李白诞生地碎叶城,让田有前感触良多。他告诉记者,碎叶城又称素叶城、素叶水城,始建于公元5世纪,公元13世纪毁于蒙古西征。中国唐朝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年),在西域设此重镇,是中国历代以来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边陲城市。它与龟兹、疏勒、于阗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而今的碎叶城,经过1000多年风吹沙打、雨水冲刷,已风化瓦解成为深藏在野草之中一座巨大的土堆。“碎叶城仿长安城而建”,在古城已经风化的遗迹上,依稀还能大概看出正方形的城区。吉方考古人员表示,世界遗产申请下来后,将按照国际文化保护方面的要求,制定管理计划和办法,进行防控和修复。

  中亚合作穿越历史

  借这次学术访问交流的机会,经过协商,最后选定了科拉斯纳亚·瑞希卡古城的第三佛寺遗址作为双方合作的起点。在此前提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吉尔吉斯共和国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签署了合作协议,将从明年开始,联合对楚河流域的古代城址开展调查,并对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进行相应的考古勘探、发掘和研究。

  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是吉尔吉斯楚河流域最大的中世纪遗址,其中心部分保存较好。它是吉尔吉斯在丝绸之路上最大的考古遗迹之一,被认为是阿拉伯——波斯和中国文献上提到的中世纪城市新城。该遗址的宗教和民间建筑融合了突厥、印度、粟特和中国的文化特色,展现了祆教、景教、佛教的传播,是见证丝绸之路发展轨迹的重要遗存。残存的遗迹包括城墙、戍堡等建筑遗存,曾断续进行过多次发掘。

  田有前告诉记者,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目前考古的人员、经费等都比较薄弱,通过与吉方考古等各方面人员的接触可以感受到,他们非常有意愿和中国合作,希望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寻求和中国之间在贸易来往、文化交流等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合作交流。

  “明年,我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科拉斯纳亚·瑞希卡古城的考古发掘工作将正式开始,同时,围绕合作项目,双方也将开展信息资料的交流以及专业人员的往来互动。在发掘过程中,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也将对吉方参与工作的人员及学生进行必要的技术培训。相信这些考古项目的开展,将对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丝绸之路考古方面的研究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将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揭开,让更多人穿越历史,一睹丝路当年的真容。”(原文刊于《西安日报》2017年11月24日10版)


作者:张杨

文章出处: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