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山西碧村遗址确认为龙山晚期大型石城聚落
发布时间:2017-12-01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建斌    点击率:
  日前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获悉,经过3年的持续发掘和专家论证,确认山西省兴县碧村遗址为龙山晚期的一座大型石城聚落,总面积约75万平方米。其重大成果是在小玉梁台地中心发现了龙山时期规模最大的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出土有大量玉器,为认识晋西乃至北方石城遗址的聚落形态与社会结构提供了崭新的考古资料。
 
  碧村遗址位于山西省吕梁市兴县高家村镇碧村北,是目前发现的蔚汾河流域最大规模的城址之一。该遗址地处黄河与蔚汾河交汇处,是进出黄河的重要关口之一,历史上著名的“合河城”和“合河关”就在碧村附近。碧村遗址东以一道横亘南北的石墙为界,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自西向东主要包括寨梁上、小玉梁、殿乐梁、城墙圪垛四个台地,含仰韶、龙山、汉代、辽金、明清等阶段堆积,以龙山时期遗存最为丰富,遍布整个遗址。
 
  2015年4月起,考古工作者分别对小玉梁和城墙圪垛上的重要遗迹进行发掘。在小玉梁台地中心发现了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其中石砌房址位于小玉梁最高一级台地上,呈南北分布,构成一石砌排房,勘探数据显示约有4座,其平面形状分方形和长方形两类,相间排列,白灰铺地,中央设一直径2米左右的圆形火塘。方形房址面积较大,达70多平方米;长方形房址面积较小,约60平方米。目前已清理两座,房址石墙建造统一而有序,选材多为长石砂岩,错缝平砌,石块之间以砂质黏土坐浆,个别墙体采用砾石垒砌。此外,在碧村遗址位于的蔚汾河及附近区域还发现同类石城遗址10余处,发现仰韶早中晚及龙山等阶段遗址40余处,初步建立了该区域史前时期的编年体系。
 
  引人关注的是,在碧村遗址出土和采集到了大量玉器,这些玉器器形丰富,以琮、环、璧、玦、刀为主,玉质多为青玉及墨玉。因为这些玉器的出土,碧村遗址被确认为是晋西北集中发现史前玉器的首个地点,与陕北高原的石峁等遗址玉器遥相呼应,凸显了黄河东岸的晋南、晋西北在玉文化传播路线中的重要作用。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12月01日12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山西碧村遗址确认为龙山晚期大型石城聚落

发布时间: 2017-12-01

  日前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获悉,经过3年的持续发掘和专家论证,确认山西省兴县碧村遗址为龙山晚期的一座大型石城聚落,总面积约75万平方米。其重大成果是在小玉梁台地中心发现了龙山时期规模最大的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出土有大量玉器,为认识晋西乃至北方石城遗址的聚落形态与社会结构提供了崭新的考古资料。
 
  碧村遗址位于山西省吕梁市兴县高家村镇碧村北,是目前发现的蔚汾河流域最大规模的城址之一。该遗址地处黄河与蔚汾河交汇处,是进出黄河的重要关口之一,历史上著名的“合河城”和“合河关”就在碧村附近。碧村遗址东以一道横亘南北的石墙为界,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自西向东主要包括寨梁上、小玉梁、殿乐梁、城墙圪垛四个台地,含仰韶、龙山、汉代、辽金、明清等阶段堆积,以龙山时期遗存最为丰富,遍布整个遗址。
 
  2015年4月起,考古工作者分别对小玉梁和城墙圪垛上的重要遗迹进行发掘。在小玉梁台地中心发现了石砌排房及外围台地的围墙。其中石砌房址位于小玉梁最高一级台地上,呈南北分布,构成一石砌排房,勘探数据显示约有4座,其平面形状分方形和长方形两类,相间排列,白灰铺地,中央设一直径2米左右的圆形火塘。方形房址面积较大,达70多平方米;长方形房址面积较小,约60平方米。目前已清理两座,房址石墙建造统一而有序,选材多为长石砂岩,错缝平砌,石块之间以砂质黏土坐浆,个别墙体采用砾石垒砌。此外,在碧村遗址位于的蔚汾河及附近区域还发现同类石城遗址10余处,发现仰韶早中晚及龙山等阶段遗址40余处,初步建立了该区域史前时期的编年体系。
 
  引人关注的是,在碧村遗址出土和采集到了大量玉器,这些玉器器形丰富,以琮、环、璧、玦、刀为主,玉质多为青玉及墨玉。因为这些玉器的出土,碧村遗址被确认为是晋西北集中发现史前玉器的首个地点,与陕北高原的石峁等遗址玉器遥相呼应,凸显了黄河东岸的晋南、晋西北在玉文化传播路线中的重要作用。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12月01日12版)

 
 

作者:李建斌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